Moooo_Yu

对jump系友情接受度非常高

pyq一位直男朋友,截出了神夏里最给的台词

关公说事的设定
ooc ooc ooc
太ooc了不打tag
之前发过的 后边有一段我的尬聊删掉了
关公说事真的好好看啊……










夏天,热得很。
家里空调坏了,正在维修。
周恺半瘫在沙发上吹风扇还流汗,他又换了件背心,刚不过下楼接一接维修师傅后背就湿透了。
不过也是,蹦蹦跳跳的,出汗肯定多。
周恺从冰箱里拿了条可乐味的吸吸冰,赵钊彦买的,他和儿子都喜欢,周恺往日什么兴趣这时候倒不觉得吃这东西幼稚了,只有一个字,爽。
阳台的落地窗开着,偶尔也有风进来,修理空调的师傅鼓捣了好久,电视开着,在播当下的热门综艺,屋子吵吵闹闹的,就没停过。
一颗颗汗珠从周恺的发梢滴下到他的肩上,把伤了的那只脚架在凳子上,周恺想起了小时候出门他妈总往他背上塞一条毛巾才让他去玩,不然总弄湿衣服。
“小哥!好了!”师傅一边擦汗一边走了进来,周恺蹦去拿了罐冰水给师傅,把钱付过了,把师傅送到门口,周恺又瘫在沙发上,好热,连一根手指也不想动。
屋子里只剩下综艺节目里热闹的欢笑声,周恺没心思去看,偶尔瞅两眼,好闷呐。
整个下午最有趣的不过是在电视里听到了小黄曲,的前奏。
居然用那个做剪辑,厉害厉害。周恺想着,把空了的吸吸冰放到茶几上。
不行,太热了。
周恺挣扎着去开了空调,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
赞美你啊!我的空调!
他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把电视关掉,摆上小桌拿笔记本瘫在沙发上做视频。
他副职是个鬼畜up主,为了方便,没做好都存在云盘里,素材一式两份,有时候赵钊彦要用电脑他也有设备做视频。
“扫清六合席卷八荒~”周恺哼着他刚做好的一句歌词,琢磨着下一句接什么,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恺哥。”
“怎么了钊儿?有文件落家里了吗?”
周恺抬眼看了看钟,两点半,还远没到赵钊彦的下班时间。
“你把冰箱里那点绿豆拿出来泡了,泡两个小时,待会我去接儿子,你就做个绿豆汤给他?最近天气热,你这会煮了放凉了我们也该回来了。”
“不用我去接你吗?”
“你给我老实待在家里啊,挂了。”
赵钊彦挂了电话,忍不住地笑,隔壁桌的同事见他笑得开心,不禁打趣,“小赵你和家里那位很是恩爱啊。”
“哪有哪有。”赵钊彦摆摆手,重新把注意力放到电脑屏幕上的文档里,时不时瞄一眼桌面的时钟,看它什么时候指到五点。

“无惊无险,又到五点。”赵钊彦一边哼歌一边收拾东西,心情很好。
明天是周末,可以陪恺哥和儿子一整天,不过要记得去买点冬瓜之类的,消暑降火,回家得看看祛湿的食材还够不够,也许今天晚上或者明天要去一趟超市。
他盘算着,开车去了小学接儿子。
“爸爸!”小团子在学校门口的等候处等久了,见了赵钊彦一下扑到他的腿上。
赵钊彦应了声,向值班老师道过谢,抱着儿子往车里走,等放学的家长太多,车子进不来。
小孩乖乖地趴在他的肩膀上,小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爸爸,爸比今天有好点了吗?”
“你爸比扭到脚而已,不碍事,过几天就好啦。”赵钊彦往上托了托小孩的小屁屁,“宝宝今天在学校有没有乖啊?”
“有!老师给了小文小红花!在本本里!”赵钊彦把小孩放在安全座椅上,仔细检查了一遍,“等等我们回去和爸比一起看好吗宝宝?”
“那爸比会快点好起来吗?”小孩停下了在小书包里翻他的小本本的动作,期待地看着赵钊彦。
“会啊。”赵钊彦摸了摸他的头发,准备回到驾驶座上去。
“那我要拿很多小红花!”小孩把小本本抱紧在胸前,赵钊彦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额头,“好,爸爸信宝宝。”

锅里的水开始沸腾,“大火煮开后转小火煮两分钟然后关火焖二十分钟。”,周恺跟学生时期背课文一样,严肃且毫无感情地背诵着菜谱,刚花了十分钟记住的。
瞅着客厅里时钟上的秒针转了两圈,周恺伸手把火关了了,等它转了二十圈之后,“哟呼!”,周恺嘚瑟着把锅里的绿豆汤倒进汤碗,在餐桌上摆好,摆的时候想象着自己一边尬舞一边大喊:“从这一刻开始,我再也不是只会做泡面的宅男了!”的场面,多励志!多感人! I WANT YOU!
好了可以继续在沙发上咸鱼瘫了。
周恺屁股还没沾上沙发边就听见了开门声,他往门口走了两步,他小小只的儿子跑了过来,又忽的停下,“爸比可以要抱抱吗?”
“好啊——”“不行,宝宝你等爸比坐下了再让他抱,爸比脚还没好呢。”周恺刚开口答应儿子,就被赵钊彦堵了回来。
“钊儿你过来。”周恺看赵钊彦一回来要进厨房,把人叫住了,使劲招手。
“干嘛?”赵钊彦还没进去,瞥见了一旁餐桌上的绿豆汤,“做得挺好啊周生。”
周恺也不说话,打发了儿子去玩,等赵钊彦离自己没两步的时候伸手把人拽进自己怀里,“孩子都跟我要抱抱呢,你怎么不要?”
“诶你放开……宝宝在呢。”赵钊彦推了推周恺,发现对方没一点要放开他的意思,便蹭了蹭周恺的胸膛,“要做饭啦。”
周恺亲了亲他的脸颊,“要吃鸡腿菇。”
“你再不让我去做饭今晚就你来煮。”
“你舍得让儿子吃泡面啊?”
“你敢让儿子吃泡面你就从这个门出去吧周生。”
“您说啥就是啥。”
“滚滚滚快去陪儿子。”



结束啦↑

啊我都还没有出去旅游夏天就要过去啦……
一点片段
ooc我的错,鞠躬

周恺靠着赵钊彦睡得正沉,赵钊彦却不大有睡意,想是下午的浓茶喝多了,他牵过周恺的左手握着,手指轻轻蹭着周恺手心那点薄茧,拇指扫过周恺的手背,摸到了凸起的血管。
思绪开始发散开来,赵钊彦最不喜欢也最喜欢自己这一点,思维跳快了朋友们总是不太跟得上他的节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很舒服,有的没的想一大堆,把时间在脑海里消磨过,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赵钊彦笑了笑,看了眼周恺,又不刮胡子,半是好笑地想着,赵钊彦拿空着的那只手去摩挲周恺下巴的胡渣,后者可能觉得痒,眉毛微微皱起,于是赵钊彦又去抚平他的眉头,“睡吧睡吧。”赵钊彦轻声说着,看了眼手机,16:38,回到家大概还能赶得上晚饭时间。
他们跑了一趟山里,趁着难得两人都有空,急匆匆买了票到最近的一个山水城市去玩两天。
享受了天然氧吧,工作又堆起来了,今天下午的回程,明天又要继续工作。

17:23

列车忽的进了隧道,昏黄的灯光撒在车厢里,下一刻日光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赵钊彦推了推身边的周恺,“起来啦,快到家啦。”
“恺哥?恺哥?”赵钊彦唤了好几声周恺才皱着眉坐好了,“这么快?”
“也没多远。”赵钊彦检查了一遍东西,确定无误之后没多久就到站了,站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里,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山水小城里时间过得特别慢,没那么多娱乐,有空便去爬爬山,看着山间小溪淌过石子,到了快山腰的时候有那种简易的摊子,买着清甜的山水豆腐花,砂糖装在小小的瓷瓶里,瓶身还有个福字。
从山水绵延的小城回到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有一种轻微的心理落差。
打了出租到家,赵钊彦瘫在沙发上好一会,周恺洗洗手进了厨房,“想吃什么?”
“青椒茄子还有鸡腿菇。”赵钊彦现在觉得累了,心想自己应该在列车上睡一觉,这会儿累死了。
“你有胃口?”周恺想了想,拿了鸡蛋和番茄,“也是喔……”赵钊彦打开电视,“那恺哥你给我煮个面就行了。”
“要两个蛋!”没过一会儿赵钊彦就倚在厨房的门框上,“荷包蛋!”
“爱吃吃不吃滚。”周恺翻了个白眼,把抽油烟机打开,“烟味儿大你坐着就行。”
“两个鸡蛋啊。”赵钊彦瘫回了沙发上,等到周恺喊他嗖地蹦起来,“太过分了居然只有一个蛋!”
“别人家的小朋友吃面都有两个荷包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赵钊彦还演上了,按着左胸一副心绞痛的表情。
周恺把筷子塞他手里,“多大个人了还小朋友,滚滚滚。”
“这日子没法过了!”赵钊彦挑破了那只荷包蛋,金黄的蛋液流了出来,他正打算搅均匀面条,却发现底下还藏着一个荷包蛋。
“我错了,你特别爱我,真的。”赵钊彦满足地咬着荷包蛋,稍稍口齿不清地冲周恺说着。
“我都下面给你吃了,你说呢?”周恺挑挑眉,看到赵钊彦呛着了坏心眼地笑了笑。
“好好吃饭!”我举报有人公然开黄腔!过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高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几天都在用all800,除了出过已有的两到三把太刀以外都是130,没想到爷爷来了啊啊啊啊啊欢迎您啊啊啊啊啊

翻了好久果然最喜欢的还是这张(*´д`)
亲爱的包包生日快乐啦!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Happy birthday !
MUA ( *¯ ³¯*)♡

无题

这篇就是之前立过flag的三十七度,后来我想了想,改了名字叫温度计,写0的时候还勉强合题,后来又走偏了orz
所以它无题……抱歉
算是加了私设,什么正式归队的第二天才开始训练,回忆着我的住宿生活写的,和他们真正的作息肯定有差……
ooc是我的错,鞠躬
写得很散,也没什么剧情,粗糙到不像个甜饼……是双向暗恋啦

0.
赵钊彦有个小秘密,他暗恋八一同队的队员周恺好久了。
这话不能随便往外说,他也没什么对象能说,自己憋着,等着什么时候自然而然地仍这件事要把腐烂在回忆里,那大概会是他要退役的时候,没到七老八十的年龄,也容易回忆起自己莽撞的岁月,偷偷地把这个秘密拿出了翻一翻,然后再结结实实地把它压在心底。
总会喜欢上别人的,不论是周恺还是他自己。
赵钊彦不怎么相信爱情,可是他却喜欢着一个人。他是这么打算的,等到自己和对方没什么机会能见面了,那就不再提了,发生什么都不再提了。
我会喜欢上别人的吧。赵钊彦这么想着,捏了捏手里的啤酒罐,新年伊始,到处都是热热闹闹的。
但他不怎么能喝,现在刚喝完两罐眼前的景就有些晃了。
赵钊彦对着夜空举起啤酒罐,致未来我还能一心一意爱你的日子。
有人在放烟花,市郊地方管得没那么严,好热闹的人家买两桶到天台上就放了,噼里啪啦噼里啪啦,赵钊彦看着觉得眼花,最后闷了一口酒,也不收拾就晃悠悠地进了房间,他觉得自己脚底踩着棉花,扑到床上的那一刻他发出一身满足的叹息,哇,好大的棉花。

1.
队里没给多少天假,赵钊彦刚拎着箱子进门没两天又收拾东西要回去了。
他爸妈把他送上高铁,不断提醒他到了要给电话,有时间要多视频。
他一一应下,上了车轻叹一口气,望着窗外的景色呼啸而过,有了困意。
在车上也没敢真睡,最多就是闭目养神。电话忽然响起,把他吓了一跳。
“恺哥?”
赵钊彦眯着眼滑动接听,听到对面的声音才知道是周恺,他一下紧张起来。
“对,今天回……嗯好,宿舍见。”
周恺话不多,只是问了他是不是今天归队,按照习惯他们正式归队的第二天才会开始训练。赵钊彦需要时间调整状态,回来的那天就会跑去训练,偶然聊天周恺知道了,主动提出搭档的邀请。
两人互相当陪练,这过程中赵钊彦能感觉到自己并不是那么地占优,但是他很感谢周恺,这是对他的锻炼。
周恺的确像个大哥一样,照顾着比他年纪小的人,从生活上,从事业上。
赵钊彦清楚这点,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也更明白自己那些心思绝对不能说出去。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
这样的场景他一点也不想面临。

休息的时候他觉着热,把短袖脱了,周恺在旁喝水,鼓着一口水就开始刷手机,慢慢慢慢地再把那口水咽下去。
怪可爱的。赵钊彦想着,把擦汗用的毛巾搭在颈间,看着地面发呆。
“不早了去吃饭吧?”周恺也不嫌脏,拍了拍赵钊彦光着的背,指尖沾了些他的汗,“穿上衣服先回去洗个澡吧?”
“嗯。”赵钊彦应了下来,训练常常湿衣服,他都会多备两件,见周恺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湿透了,自己换好后把包里多的那一件递过去,“我带多了,恺哥也换上吧,湿哒哒的沾着不舒服。”
周恺接了过去,也不提自己包里同样是有放衣服备用的,他俩身高差不了多少,除开周恺比赵钊彦要结实点,真要换着衣服穿起来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赵钊彦趁周恺换衣服的时候瞄了两眼,精壮的身体,四块腹肌人鱼线,妙妙妙。
这么一看他悄悄伸手碰了碰自己的肚子,好歹也是四块腹肌,虽然只是初现线条。
暗地里叹了口气,想着今晚多做三十个仰卧起坐,结果赵钊彦在晚饭后取消了这个打算。
虽说还没正式开始训练但由于队员们都回来了食堂是开的,不过两人练的时候没太留意时间,现在食堂早就关门了,于是两人溜了出去,沿着小吃街一直走,吃了一路,末了他们回到宿舍门口,手里还各拿着杯苏打汽水。
上楼的时候赵钊彦打了个嗝,周恺看着他笑,“都叫你少吃点,撑着了?”
“还好啊。”赵钊彦摇摇头,他比周恺要先到房间,伸手往裤兜里摸钥匙,意外地摸出了颗糖。
周恺看他没拿出钥匙正要建议他联络一下室友,话还没出口,那颗糖被塞进他的手里,硬邦邦的小圆球。赵钊彦的指尖碰到了他的手心,然后往外扫过,轻柔地像羽毛。
赵钊彦从另一个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间的互相碰撞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我先回房啦,晚安。”
周恺还没来得及回他那句晚安,门已经关上了,于是周恺剥开了那颗糖,含进嘴里,含糊地说了句晚安,音量小得容易让人误会他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那是颗水果硬糖,柠檬味的。
周恺的房间在赵钊彦同侧的最左边,他慢悠悠地把糖嚼碎了,掏出钥匙开门,回头扫了一眼赵钊彦房间的方向,听见房间里室友的招呼声一边应着一边关门。

柠檬味的糖啊,酸酸甜甜。

2.
这天晚上赵钊彦回到宿舍正要进房的时候被对门的宋旭撞见了,宋旭一把伸手把人拽进自己的房间,房间里只有尹航盘腿坐在地上,旁边还放了副牌。
“斗地主斗地主,来嘛。”宋旭搭上了赵钊彦的肩膀,压着人坐下之后从床头柜摸了三支AD钙奶出来,尹航跟赵钊彦打过招呼就开始洗牌,宋旭帮他插好吸管,放到他手边,然后把另一支也开了递给赵钊彦,“来来来喝完包你一米八。”
赵钊彦接过喝了两口,“我本来就快一米八。”
“这不是还没到嘛,努力努力。”宋旭拍了拍他的肩膀,拿起自己手里的牌一看,吹了声口哨,“这盘谁拿啊?”
“地主彦彦啊。”尹航理好牌,指了指赵钊彦。
“我拿了啊。”赵钊彦这把手气也算不上太好,想着先试试看有没有机会翻转吧,翻开三张地主牌,厉害了,一张大王就够看了,还搭了张贰和圈。
“啧啧,输了输了。”宋旭遗憾地摇摇头,看来这三张牌对他帮助挺大。
赵钊彦打了对肆,宋旭顶上,尹航正要出牌的时候来电话了,匆匆扔出对八把电话接了。
“嗯?在宋旭这呢……嗯你过来吧……干吗?打牌呢……啊彦彦也在……嗯行挂了。”
一圈过了又到尹航,他挂了电话连忙接上,听见宋旭问是谁的时候正忙着想要怎么出,“周恺呗,上次帮我收了个快递,正好今天拿过来。”
宋旭点点头,赵钊彦倒是紧张起来,周恺要来了。
没多久门被敲响了,宋旭冲门口喊了声进,一转头赵钊彦已经赢了,“卧槽彦彦你行啊,这么快就赢了。”
“没,这局手气还行。”赵钊彦摇摇头,周恺把尹航的东西放到桌上之后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虽然说他的确是离门边最近的一个,周恺选择坐他旁边也正常,可现在两个人都盘腿坐着,膝盖靠膝盖的,这点肢体接触让赵钊彦挺不自在的。
新的一局开始了,周恺问他介不介意自己看着,赵钊彦结结巴巴地说不,然后周恺便靠的更近了,这点距离赵钊彦能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淡淡的,好像是薄荷味。
“要,要不恺哥你来吧,我还没洗澡呢。”赵钊彦把自己的牌往周恺手里一塞,起身说了句先走了匆匆跑回对门。
宋旭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尹航倒是笑了笑,“你俩吵架了?”
“没啊。”周恺看着手里的牌,随手扔了个炸弹。
“那彦彦那么不自在干嘛。”宋旭皱着眉,挥手说过。
“你管那么多。”尹航顶了个王炸,然后一个三带二结束了这局。
“他脾气挺好的,你俩真要什么就好好说开。”宋旭还一副人生导师的样子,尹航弹了他额头一下,把人疼的直抗议,“输的快洗牌。”
周恺没怎呢应宋旭的话,等着他发牌的时候吃了颗糖,尹航打趣他问是不是小女粉送的,他摇摇头,没回答。

赵钊彦跑进自己房间,室友正洗澡,他送了口气,不然大晚上的这么匆匆忙忙的也不好解释。
人在交往的时候会下意识保持一段安全距离,越是亲近的人这距离越小,赵钊彦一想到周恺刚才凑过来那阵子,两人之间的距离从未那么近,他把脸埋在被子里,靠,周恺真他妈犯规。

3.
虽然两人在这边的朋友圈有部分重叠,但他们平日里并没有太多交集,只是那种在去食堂的路上见到了可以搭个伴吃饭,训练完见到可以搭个伴回宿舍,对方买宵夜愿意带上自己一份的关系。
不能算特别好,也不能算不好。
赵钊彦很不喜欢这种关系,但他也感谢这种关系让他能跟周恺保持距离,不至于让那点心思一直蔓延,生长,然后扼住自己的喉咙,让自己生不如死。
他察觉到了周恺有意无意地接近,没有太坚定地拒绝,只是接受对方部分的邀请,而在用下次再说的借口拒绝对方之后会主动提起。
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距离。

两日前 20:08
“今晚宵夜?”
            “不了,再约。”
“好。”
今日19:49
                            “宵夜吗?”
“ok,到时候宿舍门口见。”

赵钊彦关了聊天界面,忽然笑了笑,感觉自己和周恺见面只有吃。
他出去的时候问室友要不要带什么,室友说大热天的没胃口,反过来提醒他记得在查房前回来,赵钊彦应了声,匆匆忙忙往楼下赶,快到一楼的时候放慢了脚步整了整衣角,然后走下最后几个阶梯对闯进自己视野里的周恺笑了笑。
“小馄饨?”
“好啊。”

有很多事情赵钊彦是想不明白的,比如为什么他不吃韭菜却能接受韭菜煎饺,又比如朋友抱怨着养宠物麻烦却在捡到流浪猫之后跑前跑后打疫苗办手续乐颠颠地把小祖宗供着,还有,他明明不断地在跟周恺保持距离,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
喜欢他吃东西的样子,喜欢他喝水喉结的滚动,喜欢他微笑时先挑起的左边唇角,喜欢他在阳光下眯起眼睛看自己的样子,喜欢他握拍时的手臂线条,喜欢他在跟别人开玩笑的时候拿毛巾去抽人,喜欢他休息时从发梢滴落在肩膀上的汗珠,喜欢他对队友的低级趣味捧场的表情,喜欢他跑完步之后抬头望天那深邃的眼神。

喜欢他。好喜欢。
要忍不住了。
真是丢人。

4.
周恺没什么恋爱经历,也有朋友说要介绍介绍,他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拒绝,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这么说着。
但任凭朋友们再怎么追问也问不出这位家属是何方神圣,这句话周恺说了两三年了,也不知道是真有还是借口。
周恺这时候也不理朋友们抱怨他不够兄弟,只是挑挑眉,干了手里那杯酒。
他喜欢的人,是真有,不过不方便说。
周恺难得一次松了口,却是在叹气。
“我就是个暗恋,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就别问了。”
然后再怎么也不说了,只是对着朋友们那些靠谱或不靠谱的主意摇头,他不会去表白的。
什么玫瑰花阵,烛光晚餐,一个都不管用。
他喜欢他在八一的同队队友,性别男,叫赵钊彦。
你看嘛,就这么个情况,什么方法也用不上啊。
表白约等于绝交,他做不到那一步,有一点比没有好嘛,他想着,能用朋友的身份见面,比绝交的结果好太多。
这样的想法改变在一个周末。
难得休假,他被队友拉了去打游戏,教练查房的时候把他吓得站在对方防御塔范围里被打死,答应了马上上楼睡觉,在教练走了之后还留了一会,等这局打完了小心翼翼地开门去观察情况。
他们楼没电梯,教练查过房之后整层楼都是静的,灯是声控的,他轻手轻脚地向自己房间移动,按照教练查房的速度,这会大概在下两层,灯亮了也不要引不到教练,不过还是要小心。
他的房间在就在西楼梯这边,距离上东楼梯离训练馆近点,所以这边没什么人走,除了查房的教练上下楼方便。
他刚走到门口就发现楼梯这边有人,还不止一个。
那两人像是抱在了一起,发觉了周恺的存在才匆忙分开。
是尹航和宋旭。
尹航原本把宋旭挡在身后,忽然声控灯亮了,说明教练开始第二次查房了,时间紧急,尹航冲周恺摇摇头之后悄悄地往楼上挪,宋旭朝他做了个拜托的手势,然后急忙窜进了自己的房间。
于是剩周恺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站在门口被教练抓了个正着,被威胁了再不睡就写检讨,周恺轻轻把门打开,室友也还没睡,伸手把台灯开了,周恺看见他胸前还有本书。
“还不睡?”周恺找了件衣服换上,“悬疑小说没看到结局没敢睡。”室友说道,接着看了起来,周恺点点头去洗漱,末了躺床上,叹了口气。
“虽然我想不明白谁是凶手但是我还是能一边听你讲话一边想的。”室友说着,手上的书还剩两章。
“没啊,没什么。睡了。”周恺摆摆手,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但是他没能睡着。
之后室友放下了书关了灯,他还是没能睡着。

5.
第二天训练的间隙,尹航主动找了周恺。
“就是你想的那样。”尹航十分开门见山,“你能不能……别说出去,对宋旭不好。”
“没事,都是兄弟。”周恺拍了拍尹航的肩膀,尹航倒是意外,“你不介意?”
“我干嘛介意……不过你们以后还是小心点。”周恺喝了口水,目光穿过大半个场馆去找赵钊彦。
“你们,我的意思是,刚开始的时候,就不会想着这事挑明了会……就很尴尬吗?”
“可是我们在一起了啊。”尹航笑了笑,“我知道的,他喜欢我,他这人太好懂。”
“嗯……我继续了。”周恺点点头,见教练冲他挥手连忙放下水瓶继续训练。

能相互喜欢真好啊。
他会不会也有一点喜欢我呢?
没有吧。
怎么可能。
可是……
我果然……
还是想要试一试。

赵钊彦酒量不太行,周恺知道的。有次聚餐赵钊彦又一杯倒了,周恺跟大家说他先把赵钊彦扶回去,等会再过来。
饭馆也没有离宿舍多远,他扶着赵钊彦,赵钊彦除了脚步有点飘之外倒也没什么,不过扶他上楼梯这个想法明显不现实,小心地把人背了起来,周恺笑了笑。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我背上是全世界。
他这个姿势不方便去摸赵钊彦身上哪有钥匙,正巧室友家里有事请了假,把人放自己床上,周恺打算到室友床上睡一晚。
赵钊彦不算壮,但到底是个一七多的男生,也不轻,这么背着他上楼,周恺出了一身汗,虽然已经洗过澡了但还是觉得不舒服,发短信跟尹航说自己就不再去了,见赵钊彦没有要吐的样子收拾了衣服再去洗一次。
尹航收了短信,跟大家说了,“周恺说彦彦吐他一身,过不来了,咱继续啊。”
其实赵钊彦没醉到那种程度,他现在的酒量是两杯倒,不是一杯半倒,不过脑子还是晕得慌,只想睡觉,他感觉有人把他扶了起来,脚下踩棉花踩了一阵,便被那人背了起来。
更加清晰了,那阵薄荷味。
他想确认是不是周恺,可是他眯着眼怎么看也看不清,只能安静地趴在那人的背上,闭上眼睛,昏昏欲睡。
等到他被放在床上的时候,几乎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这时他的鼻尖窜进了更浓的薄荷味,他忽然清醒了一些,自己周遭,都是周恺身上的味道。
周恺洗得快,他出来的时候赵钊彦还在犯迷糊,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正是周恺把他送回来的,也没力气去睁开眼去看。
周恺帮他把被子往上盖了盖,蹲在床边看了他一阵子,没忍住,凑上去亲了亲赵钊彦的侧脸,“晚安。”
赵钊彦不想了,放松地睡了过去。
这样的周恺,一定是梦。

第二天周恺比赵钊彦起得早,他去洗漱的时候赵钊彦才醒,正懵着,见了洗漱完的周恺忽然全醒了,揭了被子下床匆匆说了句再见跑回了房间。
室友也是刚醒,衣服换到一半懵着看向门口。
“没事,没事。”赵钊彦摆摆手,进了浴室。

6.
赵钊彦还是不敢确定那是他的梦境还是真有这事。
周恺亲他?不可能吧。
他开始躲着周恺。做梦到这个程度,太危险了。
但是队里就这么大的地方,总会遇上的。

他早早收好了包,教练宣布解散的时候拎包就走。
走没两步被人追上了,周恺小跑到他身边,“钊钊,你走这么快?”
“啊……想早点睡觉。”赵钊彦扯了扯嘴角,找了个不怎么样的理由。
周恺不说话,赵钊彦也不说话,像是一种约定的默契,谁也不开口。
今晚月光很好,除了他两人之外身后零零散散地也有队友。
马上就要到他们住的楼层,两人还是一言不发,赵钊彦正要走进楼层,周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带着他往楼上跑。
周恺把他带到了天台。
赵钊彦不解地看着他,“是有什么事吗恺哥?”
“我……我……”周恺想说什么,意外地有些卡壳,月光柔和地撒了遍地,周恺想到了什么,“今晚月色真好啊。”
“嗯?是挺好。”赵钊彦闻言看了看天,对周恺笑了笑。
“不是,我是说,”周恺急了,“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周恺说。
赵钊彦惊了一瞬,然后笑了起来,笑得特别开怀。
周恺还想说些什么实在不行我们能不能还做朋友之类的话,结果看赵钊彦的反应,大概不需要了。
“我也喜欢你啊。”赵钊彦说,伸手比了个尺寸,“有这么喜欢。”
大拇指和食指微弯,像个“C”。
他往左胸比划着,“刚好把这塞得满满当当的喜欢。”
“那不行,”周恺挑挑眉,“你应该说你有这么这么喜欢我。”
周恺张开双臂,拥抱空气,“不过我有这么喜欢你也行了。”
“你当你演电视剧呢恺哥。”赵钊彦被他逗乐了,也学着他张开双臂,然后拥抱了周恺,“谢谢你喜欢我。”
周恺抱住了他,“也谢谢你啊。”

我不太能记清角色名,刚接触我英的时候记得最清楚的是心操人使这个名字,因为它倒过来……就是使人操心啊哈哈哈……感觉这个梗有点冷但是还挺可爱的……吧

今天去吃网红店 味道没有特别惊艳 但是装修很加分 ( ºΔº )

少天生日快乐啦!
我们还有很多个夏天!
爱您!一个大亲亲!
MUA !

今天中午吃的麦当劳,带了书,看累了一抬头对桌的小哥哥和我对上了眼,哇,超好看的小哥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