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o_Yu

鬼佬条女

口味复杂
墙头众多

流星雨

【恺彦】
临时赶的小甜饼,十分ooc
流星雨来了,希望大家都心想事成
昨天修仙了现在超困,晚安!








周恺发过来一条消息,‘明天上山?’
赵钊彦想了想给自己车改装的计划,‘行吧,明天回来我再给我老婆换个件。’
‘上次说的那组盘?’
‘还没想好呢。’
‘行吧,岭上见。’
‘okok’

骑车上山得绕另外一条道,晚些的时候跟周恺通过电话确定是要在上面吃饭的,赵钊彦提前出了门,路过正门的时候看见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还在往山上去。
一般这个时候人都是往山下走的,赵钊彦看多了几眼,想着也许是节假日的关系,提前体验养老生活的人更多了吧。
他到岭上的时候一眼看见了周恺银色的山地,扫了一圈认出了周恺的背影,黑色的帽衫,背面好大一个某潮牌的标。
他放好车走过去,猛地拍了一下周恺的肩膀,周恺正打着游戏,手一抖死在对面塔里,回头看见赵钊彦傻兮兮地对他笑,让人往旁边坐了,没去管队友各种消息。
周恺按着赵钊彦的喜好点了,虾饺烧麦紫米糕牛肉肠凤爪排骨一样没落下。
赵钊彦忙着翻朋友圈,把屏幕伸到周恺面前,“卧槽原来今晚流星雨啊?”
“那看完再回去吧?”周恺没料到赵钊彦是不知道这事的,顺水推舟地提出了让自己纠结的邀请,一起看流星雨吧?
“行啊。我说怎么刚才那么多男的女的上山,平时不是只有大爷大妈嘛。”赵钊彦点点头,心思早就飞到服务员端来的虾饺上去了。
“还是之前那家好吃。”赵钊彦咂咂嘴,给自己和周恺都添了茶。
“试试嘛,凡事都要试试。”周恺看他一眼,给他夹了块排骨,“都说这凤爪和排骨是两大招牌,可还是得试试才知道是不是自己口味,对吧。”
“嗯,怎么了?有话要说?”赵钊彦听他话里好像有点什么别的意思,可往排骨凤爪上面作比喻又不知道他在讲什么。
“没没没,快吃吧,流星雨八九点就该来了吧。”周恺移开了眼神,掩饰般地喝了口茶。

年轻的男男女女分散在山顶的各处,暖黄的路灯营造出温馨的气氛,路边的喇叭放着舒缓的音乐,周恺和赵钊彦站在一起,抬头找着流星雨的痕迹。
“来了来了!”赵钊彦拉着周恺的袖子,要他往那边看。
周恺却是先看到了他在灯光下愈发柔和的笑容,才看到他指尖不断划过的流星。
“钊钊许愿!”周恺也笑了起来,闭上眼睛,感受到自己的袖子还被赵钊彦拽在手里。

‘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平平安安的,赵钊彦要心想事成,好好照顾自己。’

‘希望大家的愿望都能实现,家人朋友都要健康,恺哥要一直做自己。’

“好了吗?”周恺见赵钊彦还闭着眼,捏了捏他的手臂。
“ok了。”赵钊彦挑挑眉毛,心情很好。
“那走吧。”周恺往他们放车的地方比了个手势,发现周围一圈都是冒着粉红色气泡的情侣。
赵钊彦没忍住笑了出来,“恺哥你可以和你老婆亲一个啊。”
“这么说的话你老婆也在啊。”周恺感受着下坡的刺激,不自觉地扬起笑容,心里的秘密一下子溜了出来,“赵钊彦我喜欢你!”
“卧槽!”赵钊彦这会正要往下冲,一把捏住了把手紧急停下来。
“要不……就,我俩试试?”周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试试?”赵钊彦表情呆呆的,忽然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
“不行吗?”周恺的笑容渐渐垮了,赵钊彦冲他摆手,“试试就试试呗。”

“周恺!我们试试啊!”赵钊彦在自行车上单脚踮着地,下一秒就可以继续下坡。

周恺看向他,他眼里倒映着自己,背后是灯火绵延,整个世界都在等他答应。

“卧槽试啊!”周恺先赵钊彦一步冲下了斜坡,欣喜的笑容挂在脸上,收也收不住。
赵钊彦跟在他身后,也带着笑,眼前只装下他一人。

他在你面前是最赤裸,但不要用其他圈子的概念来限制他,他自由,他keep real,他表达他的态度,他坚持,你支持,就够了。
黑怕不怕黑。

他往我灵魂深处去,进入冬眠.

第七十五个开出来了!!!
高兴!!!

到了真过节的时候就发现高中政治课本的确没在扯,看着这么个又圆又亮的月亮,我心里就舒坦。

中秋快乐呀!!!

我逛完展子啦!!!
今年超多小伙伴出凹凸啊……遇到一只超好看的雷狮!可惜合照毁了qaq
进场的时候和一只萤总擦肩而过,后来就没看到别的萤总了qaq但是有和小叔叔合照!小叔叔的女朋友小声抱怨我靠太近,黑人问号???
看到君莫笑了哈哈哈哈超好看!合照也超nice的小哥哥!!!
话说我胆子超小的……以前就没怎么敢去要合照
刀剑的摊位有藤四郎家宝贝们的立牌,呜呜呜我也好想要极化我的短刀宝贝可是我还没有爬过图六qaq
还见到了活的言生生和魔王!真人超好看的!还有活的绿野千鹤太太!但是来不及排签售了orz
总之超开心啦!

日记

【恺彦】
想写3055那种感觉可是写不出来
最后果然还是忘了要写游泳池视角
ooc都是我的
晚安






某个周恺先生出差的晚上,赵钊彦先生对他的日记做了整理,写出了以下文字。

喜欢你的第一天,我们刚刚认识,你跟着雨哥走过来,右手往左手腕上盘着一串珠子,等到了我跟前你打了个招呼,“周恺。”
当时我就觉得,哇,这人超酷。

喜欢你的第四十六天,我们去了爬山。我不太爱运动的,跟着你一路喘气爬到山顶,你他妈的最后那段路还故意跑着上去的,真的是,过分。
不过很壮观,真的,要往后倒退个几百年我估计就会跟你说,“周兄,你看这天下!”,不过现在这么说就傻逼了,没意思。

喜欢你的第八十五天,去了你家里过夜。大伙都在呢,那天聚你家喝酒来着,都是些没良心的只顾着来灌我了,喝得我头晕眼花直接断片,后来雨哥跟我讲,我就算醉了还一直扯着你衣服不放手呢,结果你直接把那件衬衫脱了。
真没意思,你就不知道断袖之癖这词怎么来的是不。

喜欢你的一百二十八天,我们去了游乐园。雨哥和肥哥在前边说说笑笑的留我俩在那尬着。其实那天我还挺开心的,海盗船啦过山车啦大摆锤啦,谢谢你陪我疯了一天啊。不过最后还是没好意思跟你说想一起去摩天轮,感觉说出来就太明显了,不妥,不妥。

喜欢你的二百零五天,你表白了。我憋了满嘴脏话,可去你的吧,我去买彩票还来得及吗?感动是感动到了,当时隔了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我还在想我们是不是就适合当个点头交,谁都不会去主动联系对方那种,结果当天晚上你就在我楼下蹲我呢,一开口就是“咱俩处吧?”,要不是你我都在北边浸了这么多年我还得嫌弃你这话没情调。
可是真要说的话,把它翻译翻译就是“我喜欢你”了,再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你同意把你名字写我户口本上不”,哇,这么想还真是很开心了。
虽然我上不了你家户口本,是吧。可我脑子里已经蹦出了两个老头一起去菜市场买菜的画面,嘿老周头,快去拿几个茄子,你得降血压啦。

喜欢你的第二百二十二天,我们在这么二的日子里做了。其实这件倒没什么好记的,只是和你躺在床上听着你逐渐加重的呼吸,好像整个世界里只剩下我们,而我只拥有你。

喜欢你的四百五十天,过完了在一起的第一个圣诞节。我也不能算喜欢过洋节,就是你的厨艺表演秀,一个苹果的五种做法,让我记忆犹新。
热恋期就是好,怎么都有人惯着,现在老大不小了,要你随便选一种做法给我弄个甜点还得哼唧哼唧大半天才去。

喜欢你的四百九十五天,跟你回了一趟家,你爸妈很好,你奶奶也很好,就是我觉得我过分了,得到了有那么那么好的你。真是太走运了。
讲肉麻点,遇见你花了我大半辈子的运气,但能够和你在一起,恐怕我下辈子得是个倒霉蛋了。

喜欢你的五百二十天,去了海洋馆。我喜欢海,也喜欢你。你站在玻璃前面,背后是深沉的蓝色和游动的鱼群,像站在海底。
你一定是那一尊雕像,使我化为泡沫的起因经过还有不算结果的结果。

喜欢你的七百六十八日,带你回了我家。之前是怕我爸妈吓晕了才不敢带你回来的,不过还好,没那么严重,就是见了点血,脑袋晕乎了几天。
我不想放开你,周恺。
我很自私的。

喜欢你的八百五十六天,去了看海。不是第一次去啦,不过那是第一次在海边看日出。
就那蛋黄慢慢慢慢升起来,周围橙黄橙黄一片,后来天就很蓝了,云在上头荡漾着,一片两片,一堆两堆。
等日出的时候精神百倍结果刚看完就说要回去继续睡我还真是服了你了,不过我也很困,在加入老年晨练队伍还有躺进柔软床铺里挣扎了一会,还是向享乐低头了。
唉,也不知道是那个懒蛋传染我喔,宝宝有小情绪了。

喜欢你的一千六百七十八天,我们养猫了。我们的取名计划从小学英语课本一直跑到哈姆雷特里面去,我说要不让猫大爷随便指个得了你硬是要叫人家橙汁,我想把那张写满了Xiaoming,Lily等名字的A4纸摔你脸上知道吗。这名字还不如可乐雪碧呢。

喜欢你的二千五百九十五天,我去买了戒指,结果你也买了,可真是没意思。各串两个戴在了脖子上,你那堆肉麻的话我还记着呢。
周先生啊,你说你怕我不要你,先生啊,我才怕你不要我呢。我们周先生那么优秀,有那么那么好,可多小姑娘喜欢了吧。
可惜他还就被我耽误了,没法抽身那种。
我把我的人,我的一切都交付给你。
我给你我灵魂与现实的全部,你只需要保证在你心里面给我留点位置,比不上橙汁那只蠢猫也足够了。

喜欢你的三千六百五十天,我们还在一起。我希望以后我们也会在一起。
晚安,我的周先生。

今天游泳,老师站在泳池边上低头看我,我仰着头,她身后是蓝蓝的天,阳光撒在池子里,波光粼粼。
很想写这个角度,但是现在心情复杂,放假再说吧

试了一下这种感觉
国庆想写一个3055
非常感动人的音乐啊




1.
高中的时候周恺放弃了去考艺术生,所有的奖状证书都被他锁进了柜子里,书桌上垒成一摞的练习册,书箱里整齐的参考书,抽屉里一盒盒的笔,用完的没用完的混在一起,十二点半还亮着的台灯,六点半就响起的闹钟,越来越容易饿,带了小零食还是没能挨到午饭,同桌悄悄推过来一块夹心饼干,周恺把饼干握在手心里,观察着讲台上普通话不怎么标准的物理老师,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他同桌的年龄是这个班里最小的,上学早,自己当初还说哥哥罩着你,结果倒是小孩对自己的照顾更多。
“昨晚很晚睡吗?”一周一节的物理课终于结束,物理老师看着睡倒一大片的学生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周恺去看他的同桌,同桌收了课本正准备趴下,含糊着说没有啊,周恺看了看课表,拿了他的水杯,“我去帮你打水。”
明明大家都是一堆玩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周恺和他同桌是玩得最好的。
其实不是。
周恺经常这样想。
男生间的称呼有时候也很肉麻,随口就是宝贝宝贝地叫,可他对同桌就是喊不出口,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周五回家的时候同桌要在六号线从头坐到尾,他在半途就要下车,同桌含着糖,对他笑笑说,拜拜。
西柚味的拜拜。
周恺点点头,挤进出站的人群里。他爸在站口等他,回家还要经过一段长长的高速路,才能到城市的另一边。
五点放的学,六点不到就开始有人在班群里瞎聊了,周恺看着前面一路红色的车尾灯,给同桌发了条消息。

“龟速公路。”

“哈哈。”

同桌回得很快。

“打游戏吗”

周恺看了一眼他爸,“行。”

打完一盘也到家了,周恺活动着手腕,跟在他爸后面进屋,他妈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对他笑了笑,“吃饭吧。”
书包放下了,手机还在裤兜里,吃饭的时候忽地震了,周恺拿出来看一眼,同桌问他明天要不要出去。
“我明天下午约了人。”趁着在饭桌上,周恺说了出来。
“谁啊,”他爸问,“可不是谈恋爱吧?”
“谈个恋爱有什么不行的,去吧去吧。”他妈瞪了他爸一眼,往他碗里夹了块肉,“多出去走走,别老窝在家里。”
“不是谈恋爱。”周恺摇头,“和同学约了去图书馆。”
“晚上回来吃饭吗?”他爸吃完了,起身要盛汤,他妈把碗接过,“让你爸去接你吧?”
“我自己回来就行。”周恺放下碗,自己盛了汤,解锁屏幕给同桌回了个好。
“是跟小胖去吗?”他妈擦擦嘴,起身去切水果。
“没,高中同学。”

“赵钊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