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o_Yu

自割腿肉
用爱发电
口味复杂
墙头众多

【恺彦】
鬼卞老师的人设真的非常苏……所以套了在恺哥身上,彦彦是up主,满足我自己幻想中的夫夫直播片段
可食用指甲油是16年的事,忽然想起来了,后来应该是没有推广的,不过那个评论“请肯德基好好做鸡”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好笑
ooc ooc ooc
七夕快乐!

赵钊彦是个游戏区up主,投稿的视频都挺逗,偶尔开直播的时候才会露脸,长得也讨小女生喜欢,粉丝蹭蹭地往上涨。
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乖字,id带了本名一个彦字,粉丝都彦彦彦彦地叫他,打游戏脏话都不说两句,不过大概是在观众面前放不开,直播的时候和男友的互动也很小心。
“不能让你们看他啦……”赵钊彦擦着手上的薯片渣子,看了看弹幕,“他不喜欢啊,而且他也不在家。”
赵钊彦不经常开直播,原因是男友希望他多放点精力在生活里,但是今天作为五万粉福利,赵钊彦答应了他的粉丝们直播,开的时候有点晚,到现在也播了两个小时有多了,赵钊彦看了眼时间,“播到一点就关啦,你们都早点睡吧。”
弹幕里一阵‘好好好都听你的’‘你也早点睡啊’
赵钊彦想到了什么,翻找出一个盒子,“上次有粉丝送过来两瓶指甲油,我还以为他对我有什么误会,结果是肯爷爷的可食用指甲油,顺便拿来做测评吧,之前也想录下来的,一直忘了。”
赵钊彦把两瓶指甲油往镜头前晃了晃,“我是不是得像个美妆up主啊,要不要临时找个背景板,不然没气氛啊。”
赵钊彦摸着下巴思索,看见弹幕里都是23333,撇撇嘴,“我是真的有认真在想的好吗,算了随便吧,开始啦。”
赵钊彦端详着手里这两瓶东西,组织着语言,“这个,”他把其中一瓶拿到左手,“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红色,我分不来,反正就是红色吧。”

‘是梅红色啦彦彦’
‘哈哈哈宇直彦’
‘前面的新粉吧,我们彦彦不太直哈哈哈’
‘不,这形容很直的’

“然后这个,”赵钊彦凑近瓶身看了看,“黄色吧感觉,又有点橙色的样子。”

‘嗯很接近了,橘黄色哈哈哈’
‘也没差很多啦’
‘但如果按大红色来想的话真的是很敷衍的介绍了呢’
‘图个乐子,彦彦也不是美妆up主呀’

“怎么办,我不太熟。”赵钊彦旋开红色那瓶,拿着刷头研究了会,“噫,一股香辣堡的味。”

‘直接刷上去就可以啦’
‘毕竟是可食用嘛’
‘随便涂涂啦反正都要舔掉的’
‘哇我的幻肢蓄势待发’
‘前面的太污了彦彦是我的’

赵钊彦听到客厅有声响起身去看,他在书房里直播,电脑背对着门口,人一走开观众们就看着白花花的墙壁吹水。
“钊儿。”周恺回来了,赵钊彦他男朋友,穿着oversize和窄脚裤,手上涂了黑色指甲油,低着头在玄关换鞋,看到他过来笑了笑,“又修仙啊?”
“我还没播完呢,先去了啊。”赵钊彦把他抱了抱,又匆匆地跑进书房。
“抱歉啊恺哥他回来了,好了我们继续吧,就大拇指吧?”赵钊彦先涂的大拇指,因为感觉面积大好操作。
“挺简单的嘛。”赵钊彦嘟囔着,伸出手往镜头前比了比,“还行吧?”

‘好看好看’
‘彦彦好白啊跟红色超搭’
‘承包彦彦的手’
‘休想’

“继续咯?”赵钊彦不打算涂完两只手,分别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把两个色都涂了,正要舔的时候周恺敲门了。
“钊儿?我给你倒杯水。”周恺开了门进来,见赵钊彦涂了指甲油,惊讶地挑挑眉,“怎么不用我那些?”
“是上次粉丝送过来那个可食用的啦,你要试试吗?”赵钊彦把手伸出了框,粉丝们看见来人的手撑在左边,涂着黑色指甲油。

‘彦彦男朋友吗’
‘哇黑色的指甲油’
‘感觉好酷的样子啊’
‘色气色气’

“还行吗?”周恺含住了赵钊彦涂上橘黄色的食指,吮吸两下,舌尖扫过指尖的感觉怪痒的。
赵钊彦冲屏幕笑,展示了那缺了个口的指甲油,“恺哥试的是黄色这个,我们问问他什么感觉。”
周恺在一旁咂咂嘴,回忆着刚才的味道,“就他蘸鸡块那个酱的味道,没什么。”

‘哇低音炮’
‘官网评价可以舔三到四次’
‘彦彦男朋友超攻的’
‘超酷了,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赵钊彦这会没顾得上弹幕只是笑着去看周恺,伸出了大拇指,“这个呢?”
周恺俯下身来,下巴出镜,他吮了一下,就出框了,“就那个辣酱的味道嘛,你自己试试。”
“真的诶。”赵钊彦咬着大拇指跟观众分享,说话还有点含糊。

‘超甜了’
‘比间接接吻刺激’
‘你彦今天派狗粮了吗’
‘派了’
‘还是豪华版的’

“你们在说什么啊,”周恺找了张椅子在他旁边坐下了,不过依然没出镜。赵钊彦往他的方向挪了挪,从粉丝的角度只能看见周恺的一条腿。
周恺指着表让赵钊彦注意时间,赵钊彦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还有最后十五分钟啦。”

‘呜呜这么快就要很彦彦说拜拜了’
‘彦彦要多开直播啊’
‘男朋友不出镜吗’

赵钊彦看到了那条‘男朋友不出镜吗’,牵过周恺的手,周恺也由着他,“呐,他的手出镜了。”

‘想看亲亲’
‘亲亲抱抱举高高’
‘亲一个亲一个’

“不行不行,”赵钊彦连忙摆手,“要珍惜直播间啊,不要带节奏。”
“还有十分钟,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赵钊彦打了个哈欠,周恺挠了挠他的掌心。

‘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啊’
‘同问,男朋友超酷的样子’
‘你两一样大吗’

“他们问你是做什么的,”赵钊彦摇摇周恺的手,“你自己说?”
“小学老师,有时候晚上会去酒吧表演,是个架子鼓手。”周恺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么厉害的吗’
‘好带感的人设啊’
‘酷酷酷’

“好了差不多啦,”赵钊彦看着时间还有两分钟,“我下啦,拜拜。”
弹幕里飞过一片拜拜。
“恺哥也来,”赵钊彦抓着周恺的手在镜头前挥了挥,“拜拜。”周恺十分配合。

“累死啦。”赵钊彦下播后换了个位置窝周恺怀里,眼睛一闭就想睡。
“先去洗手。”周恺抱着他去浴室,让人站好了在旁边监督,“洗过澡了吧?”
“嗯……对了你今天回得早了点,演出这么快吗?”赵钊彦搓着手上的泡沫,忽然想起什么。
“差不多就散了。”周恺替他把手擦干,赶着人回去睡觉,“我还要洗澡呢,你先睡。”
赵钊彦磨磨蹭蹭地回到房间,倒在床上感到阵阵睡意涌来,揽过床上的老虎枕抱着就开始睡,周恺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被子也不盖,轻轻笑着,把被子给他盖好了,关灯上床,把他和那个老虎枕一起抱在怀里。
“晚安。”他说道。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