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o_Yu

自割腿肉
用爱发电
口味复杂
墙头众多

双面

【恺彦】
本来是恺彦恺,写着写着偏了,也没有太贴上题目的感觉
很尬,希望你们看得高兴
从昨天夜里断断续续写到现在,终于把这个脑洞写完了
赵钊彦可以是粉,周恺依然做他的cool guy
可是不管人生的那一面,他们都属于彼此
另外
鬼老师真的很迷人
来体验一把双面人生
ooc ooc ooc


靠。
赵钊彦骂了一句,戳着屏幕,闷闷不乐。

‘演出时间:12.10’

12.10,下个月的周五,他课最多的一天。
赵钊彦不想翘课,老教授每节课都点名,可他一咬牙,还是买了票,仔仔细细地翻了一套破洞牛仔裤搭卫衣,再加件外套,等着12月的到来。

赵钊彦把他的票拿好,摘了耳机进场,手机调静音塞裤兜里,要燥就燥到底。
出门的时候例行地贴了个文身贴,这次位置在左肩上,套上宽大的卫衣,从领口可以窥见COOL GUY的一个C。
cool guy,他很喜欢的一个rapper,这场拼盘会来。

“你准备好了吗?!”到了一半的时候后台蹦上来一个人,现场切了cool guy某首歌的前奏。
赵钊彦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跟着各位小哥哥小姐姐一起喊着“cool guy!cool guy!”
那人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让赵钊彦打颤,今天也带着口罩,赵钊彦想起前两天cool guy发的微博,不知道他感冒好了没。

大概是好了的。

那人燥得起劲,直接往台下扔毛巾,赵钊彦伸手一捞,把它截在自己的手里。 “靠!”赵钊彦喊了一声,止不住地笑,他往台上看,cool guy也看着他,一双黑亮的眼睛,露着笑意。 结束的时候赵钊彦去蹲cool guy,手上拎着他要送的礼物, 刚才的毛巾给了旁边的小姐姐,女孩嘛,她开口总不能拒绝。
赵钊彦其实算个老粉,就是那种cool guy往台下扫一眼都扫到眼熟的。

“你有来啊。”旁边还有几个小姐姐,cool guy收了她们的礼物,走到了他面前,“礼物?”
“哈?”赵钊彦的思维还停在他上一句话里,于是cool guy笑了起来,冲他摊开手掌,“我的礼物?”
“诶!”赵钊彦连忙递出那个袋子,装了新款的帽子口罩,先是自己买了,再给cool guy买了,提前凑同款。
“今晚开心吗?”cool guy打开袋子看了一眼,把赵钊彦放里面的卡片拿出来签了,塞进赵钊彦的手里,“走啦。”他冲赵钊彦挥挥手,冲那几个小姐姐挥挥手,“下次还要来啊。”
“恺哥拜拜!”小姐姐很兴奋,cool guy上车之后就拉着赵钊彦聊天,“小哥哥你和恺哥好熟啊!”
“没啊。”赵钊彦不习惯这么被女孩子拉着,往回抽了抽手,“粉得早,眼熟嘛。”

cool guy,也就是周恺,本地一个挺有名的rapper,大学还没毕业就出来了,攒下了好多粉丝,有个工作室,深受酷酷的少男少女喜欢。
进了十二月天气更冷,用的被子不够厚,周恺连着一个星期夜里都冷醒,可是忙嘛,没时间晒被子,一边写歌,一边忙要烦工作室里的大小事务。
终于让他逮着一天把被子晒了,把自己塞进充满阳光气息的被子里,可是这时候他已经感冒了,还有几天有场拼盘,吞了药,老老实实出了身汗,演出那天就活蹦乱跳的。
但他还是带了个口罩,毕竟刚好,还是注意一下。
可是口罩挡不住燥啊,场子里的空气是火热的,周恺今天的指甲涂了灰蓝色,冲着台下张牙舞爪摆造型,摆完自己先笑了起来,唱高兴了把毛巾往外一甩就扔出去了,他看见了拿到毛巾的那个男粉,诶,眼熟啊。
周恺好歹到现在也演了有快五年,这个小男粉很早就来看他了,他记得的。
于是他对着他笑了,看到小男粉旁边的女孩凑过去跟他讲话又垮了嘴角,他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
演完了周恺急匆匆地就往外走,不出意外地看见了那个小男粉,被一群妹子挡在后面。
周恺有点开心了,他没看见那个跟小男粉讲话的女孩,不是女朋友啊,他想着,收了妹子们的礼物,走到了小男粉面前。
“你有来啊。”周恺看小男粉穿得不算多,想着幸好出来快了,不然他得吹多久风啊。
“礼物?”他看小男粉拎着个袋子,问了句,结果小男粉没回过神,样子呆呆的把他逗笑了,“我的礼物?”
像个撒娇讨糖的小孩。
“诶!”小男粉把袋子递了过来,周恺跟着他的动作扫了一眼,看到了那个哥特体的C。
“今晚开心吗?”周恺看袋子里有张卡,怕是小男粉忘记拿出来给他签了,于是周恺掏出笔,刷刷签完把它塞小男粉手里。
他还记得有次小男粉来要签名,忘了带笔,急得整个耳朵都红了,特别可爱。
“走啦。”助理推了推他的手臂提醒他别留太久,于是他跟粉丝们say bye,和小男粉say bye。
“下次还要来啊。”

“粉啊?”同车的还有另外一个朋友,跟着来接他的,去宵夜。
“对啊,老粉。”周恺笑笑,往车窗外去看小男粉的身影。
“喜欢啊?”朋友关了手机,活动下脖子,“你看你那样子。”
“讲什么。”周恺皱皱眉,“我钢筋。”
就是觉得他可爱而已,这句周恺没讲出来。

最近cool guy的活动多了。
赵钊彦刷着工作室的微博,看到演出通知,估摸着小金库能撑多久,唉,他叹气,还是下单买了票。
cool guy都发微博了嘛,得去看他啊。

特别关注:Cool_Guy
我又来了!
你也要来啊。
这场之后就是明年见了。
【演出海报】

明年见明年见。
赵钊彦按了转发,选了加油的表情,点击发送。

周恺正刷着微博,忽然兴起,去翻他的粉丝列表,好几万了,刷老久不到底,觉得没意思又去看自己最新一条微博的转发,划拉两下停了,看见一个时间是两小时前,头像是条裤衩的,他眼熟这条裤衩,自己也有同款,三四年前买的,因为他统共就那么几条裤衩,平时也不怎么穿,记得很清楚。
老粉啊。
周恺想起了那个小男粉,于是点进去看了主页,名字叫酷盖的裤衩,简介挂着三个字,酷盖粉。
很直接!周恺挺高兴的,继续往下翻,一溜都是关于自己消息的转发,点了原创微博,有自己演出时候的视频,转发还挺多,极少的几条文字微博,要么讲学习要么讲游戏,都一样简洁。
“我去你的期末”
“大吉大利,根本吃不了鸡”
“我吃鸡了!!!!!”
周恺盯着那五个感叹号笑,越发觉得这就是那个小男粉,于是他继续往下翻,看到了一张图片,很酷的一张现场照,上面有他的签名,还是个to签:给小男粉。
配文“超尴尬……去找酷盖要签名忘了带笔……我可别是个傻子吧”
诶,是你了。
周恺把这个号的页面截了下来,小男粉没带笔那次,签的也是一张现场照,周恺觉得挺帅还夸他拍得好,小男粉特不好意思,说早知道你喜欢我就多洗一张出来了。
想起这个,周恺从沙发上起身急急忙忙地跑进卧室,在床头柜一堆东西里翻翻找找,有了。
和那条微博一模一样的现场照,小男粉后面送过来的。
还有张便签在上面,给酷盖。

酷盖今年最后一场开始前两天,工作室发了消息,说是抽一个转发去后台拿礼物,赵钊彦看到了,随手转发,梦想还是要有的嘛。
于是他的梦想实现了。
周恺拿小号关注了小男粉,刷新着小男粉的主页,弹出来一条时间是“刚刚”的,周恺马上截图,发到工作室的群里。
“我要黑箱他。”
迎来了满屏的省略号,周恺发了个微笑 又来了一次。
“我要黑箱他。”

“老板,炒粉不好,粉不适合你的。”还是助理敢说,在众多表情包里插了一句。
“你管我。”周恺隔着好几行表情包回他。
“谁再发表情包扣工资。”
于是群里安静了。
“我钢筋。”周恺补了一句。
表情包又刷起来了。
“你们是不是不想听我讲话?”周恺发了个红包出去,两秒内抢光。
“我们是在假装老板你什么也没有说。”

赵钊彦中奖了,看到消息那里多了个2时候他还以为是新浪新闻又乱发东西了。
可是不是。
一个是cool guy工作室的@,一个是cool guy工作室的私聊。

已关注的人:CoolGuy工作室
嗨!你好啊!恭喜你中奖啦!麻烦你演出结束之后来一趟后台啦!这需要你提供一下身份证学生证等的证件,工作人员看到了就会把你带过来的【玫瑰】

靠!
赵钊彦抱着手机笑得停不下来。

周恺老早就看见小男粉了,哦不,赵钊彦了。
那天工作室拿到了证件信息第一时间就给他发过来了。
蓝白底的证件照,其他信息打了码只留下了姓名。
赵钊彦。

“今晚,是我今年最后一场,这一首,就是今年最后一首了。我希望,这个屋顶,翻掉。”
周恺努力盯着赵钊彦的方向看,人群躁动,为了营造气氛明明灭灭的灯光让他看得不真切。

“就算春风又度玉门三百六十五里”
“也不及老子一句全世界最他妈爱你”

散场的时候赵钊彦找了个工作人员,对方带着他往后台去,吵吵嚷嚷的后台让赵钊彦不习惯,正想问那个工作人员要走到哪里的时候他就停了下来,指了指一个单独的化妆间,“进吧。”
于是赵钊彦敲敲门,没回应,一把门打开,周恺坐在房间正中间笑着看他。
“你来啦。”

吓得赵钊彦后退一步把门关上了。
周恺的笑容僵在脸上,一旁的助理直接笑出声,在工作群里同步直播,排队形笑出猪叫。

赵钊彦在门外尴尬到爆炸,还没想好要不要重新来一次,周恺直接把门打开拉了他进来,“我是会吃人吗?”

周恺要送他还没发售的专辑,还有一件工作室下月才上新的卫衣,不对外售的银灰色,一件在周恺手里,一件在赵钊彦手里。
专辑和卫衣被塞到手里的时候赵钊彦还觉得这个世界玄幻得很,他在心里给自己打了十万次的气,“那个,恺哥,能不能……加个微信?”
周恺看着他,眼神有些疑惑。
“啊不不不,我先走了!”赵钊彦意识到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了,抱着专辑和卫衣就要往外走,“哎等等!”周恺把手机拿了出来,“我扫你吧?”

可是加到cool guy的微信又有什么用呢?
赵钊彦看着那个对话框,对方的头像是黑漆漆一片,赵钊彦把它点开,是流星。

加了微信,可以离他近一点啊。不管他有没有分组,有没有屏蔽。

周恺的朋友圈挺丰富,只显示最近半年也挺多的,演出,夜宵还有新歌的封面,赵钊彦翻到的最新一条是一张他在工作室的照片,周恺拍了落地窗里的自己,发布时间是凌晨三点钟,“新歌要生了!”
评论下面只有周恺一个人在蹦哒,赵钊彦想了想,给他点了个赞。

周恺把赵钊彦的赞截图到homie群里,“我老粉,贼可爱。”
他给赵钊彦的备注只有两个字:彦彦。
赵钊彦的朋友圈里东西不多,周恺翻了翻得出结论,赵钊彦还是自己的小学弟,哇,周恺咂咂舌,那不是没成年的时候就来当我的粉了。
一种兄长的责任感让他点开了赵钊彦的对话框,“嘿小男粉!我能叫你彦彦吗?”
对方在对面敲敲打打,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出现了好几次也不见消息发过来。

“ok啊!恺哥你喜欢就好啊。”

跨年的那一天微信上面消息爆炸,周恺在群聊里排了队形之后想起赵钊彦。
“新年快乐啊彦彦!”
“恺哥新年快乐!”赵钊彦秒回他,跟了一个可达鸭的表情包,周恺又把这截下来发到homie群里,“我老粉真的贼可爱。”
一排消息过去,有说喜欢就上,也有开玩笑说恺你不是钢筋吗?
“我是钢筋啊。”周恺在对话框里输,刚要点击发送的时候想起赵钊彦秀气的脸,删删改改,“我好像不那么钢筋了。”

他们也聊天,一开始是周恺先主动的,毕竟赵钊彦带着粉的身份,要他去点开那个对话框有点怂,后来聊开了发现共同话题也挺多的,于是赵钊彦也会主动去找周恺,给他分享生活里最新的好玩事。
过了一两个月周恺也邀请他去参加夜宵聚会,赵钊彦一般晚上没课就会去,以新晋homie的身份到场。
一桌子都是rapper,大金链子晃来晃去,手臂上的文身吓人,赵钊彦白白净净,被周恺拉到他身边坐下,“诶这我粉啊,都别闹他。”
甚至周恺最亲近的homie聚会赵钊彦也去过,那次周恺没有明说,像往常一样发了条“吃宵夜吗?”但没有再加个店铺的定位,“我在你楼下呢。”
赵钊彦差点把手机扔下十楼,往窗外看了眼的确如此,匆匆忙忙抓起钥匙钱包往楼下跑。
赵钊彦和周恺出去夜宵也喝醉过,但是周恺就算知道他家地址也只把人往自己家里带,美其名曰,方便。

人都是有小圈子的嘛,周恺也有,他和大家的关系挺好,和那几个homie的关系特别好,这点作为老粉的赵钊彦自然知道。
当他见到那几个和周恺关系特别好的homie的时候,心里乱得很。

和偶像当朋友,ok酷的。
和偶像当homie,ok更酷。
和偶像当家人……好像,不那么酷了?

赵钊彦依旧在周恺身边坐下,跟着周恺一个个认人,其实周恺不说他也认识,但这更像是一种仪式。
“我老粉,赵钊彦。”周恺跟homie们说。
于是握手,敬酒,聊天打诨到凌晨,赵钊彦喝得有点多,晕乎乎地把头靠在周恺肩上,周恺骂homie干嘛灌他,一边把他往自己身上搂了搂,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有个homie的女朋友也在场,看着他俩捂嘴笑,赵钊彦晕乎着看到了,脑子稍稍清醒过来。

我在干什么啊。

周恺于他,可以是天上的星,可以是地下的火,是在天空划过,一把把他的生命燃烧殆尽。
可是现在呢?
赵钊彦努力睁开眼睛去认人,雨哥,东哥还有华哥和他女朋友,自己是以什么身份来参加这个亲密的聚会?
周恺为什么会把他带来啊。

赵钊彦扭头去看周恺,周恺注意到了,停下聊天,“怎么了,要吐吗?”
赵钊彦顿了会,坐直了缓缓摇头。
周恺笑了起来,揉着他的头发,“不舒服要讲啊。”
赵钊彦还是摇头,盯了他好一会,周恺虽然疑惑,也还是认真地和他对视,眼睛里盛的温柔快要溢出来。

赵钊彦把周恺给亲了。

小小的包间里燥得要被掀掉。
周恺拉着他的手跑了出去。

靠。
赵钊彦脑子还晕着,磕磕绊绊地跟着他跑。
周恺把他塞进副驾,在车里捧着他的脸,温柔细密的吻落了下来。

“你喜欢我吗?”周恺问。
“喜欢啊。”赵钊彦答得自然,双手搭上了周恺的肩,周恺把他紧紧抱住,两人合为一体。
“可是我不是cool guy。”周恺咬了他耳朵,赵钊彦怕痒,往旁边避了避,“你是外星人吗?”
“什么啊。”周恺听着他压抑不住的哼唧哼唧,在他肩上留下牙印。
“我是周恺。”

“我知道啊。”

我喜欢你,不管哪一个你。
我也爱你,只爱这个你。

天上星地下火都会要我命,我们是他妈的互相吸引。

于是三点钟看太阳十二点赏月亮,天地混沌,日夜颠倒,我只有你。

评论(2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