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o_Yu

我前瞻来日

哥哥

卜岳
又名“卜凡的暗中观察”
我再次交费
故事的背景大概是凡子喜欢哥哥所以和哥哥动作亲密些但是某些毒唯就开始不讲道理了于是公司被diss,哥哥也被diss
十分非常ooc!

0.
很久以前岳明辉就想过,他该怎么办,他和卜凡该怎么办。

1.
那时候他们还没出道,还不太懂微博对偶像来说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他们会搜自己的名字,看看粉丝们的动态。
他们会因为小姑娘们的彩虹屁偷乐,也会看到有意思的评论,粉丝们拿自己当妈的,当姐姐的,当各种家属的,他们都知道。
那天晚上他们刚参加完一个节目的录制,哥四个接近凌晨才下班,匆匆挤进保姆车里,车窗外的天空是浓重的墨色,路灯点亮了一片夜色,月光也不明显的,灵超靠着车窗,木子洋在玩手机,岳明辉和卜凡闭着眼,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咱们以后,要不别再搜自己的名字了吧。”灵超忽然开口,哥哥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连前排的经纪人也回头看他。
“怎么了小弟。”木子洋关了屏幕,伸手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搂了搂。
“我就是觉得没劲。”灵超不去看他,开口问岳明辉拿糖。
岳明辉往自己座位旁边的收纳格摸了两下,没有,于是拍拍卜凡的手背,“凡子给小弟拿颗糖。”
“小弟说的对。”卜凡拿了糖,递给灵超,期间却往岳明辉的方向看了好几次。
车窗外的光明明灭灭,远景一片模糊,有千万人家。经纪人已经把头转回去了,他们驶进了一条隧道,车内洒满了橙黄色的灯光。
“可不是嘛。”岳明辉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嘿了一声,又闭目养神了。

偶像的身上压了那么多汹涌而来的爱意和恨意,都是不讲道理的。
他得受着,岳明辉都明白,真是该,他这样感叹。
可是现在才刚刚起步呢,以后会好的吧。他想到这,还有点开心,为那看不见的未来。
粉丝们会更成熟的,我们也会更好的吧。他侧了侧身,往卜凡那边看去。
他从不后悔。

卜凡的手悄悄伸了过来,和他的交握在一起,岳明辉对他笑了笑,又过了一个路灯,借着那点光,他看见了后视镜里经纪人在盯着他,面无表情。

风雨欲来。

回家之后在客厅做了个简短的总结之后经纪人就放他们回去睡觉了,岳明辉不住楼上,不着急上楼,经纪人往前走了一步,刚好把他挡在另外三人之后。
岳明辉懂了,于是他坐下来,随手在桌子底下掏了本书,卜凡回头喊他怎么还不睡觉,他现编了个理由,“我之前看过这书,还剩点,明天早上不是没事嘛,再看会。”
卜凡在楼梯上站了会,和他哥对视着,听见经纪人从厨房那边出来的动静,“那哥哥晚安。”卜凡笑了笑,继续往楼上走。
上楼梯的灯是要自己关的,他走到木子洋那层,弄了两下楼梯灯的开关,他不确定楼下能否听到,但是这至少制造了一种他已经回了自己层的假象。
他把鞋子放木子洋门口的鞋架上,把身上的链子脱了放地毯上,外套也脱了叠好 轻轻地,没出一点声,只穿着袜子又下楼去了,他没敢站到拐角,客厅里这会换了盏地灯,光线一下暗了许多,他也不能探头去看他哥哥是不是还坐在那边的沙发上,他只能站在那一片黑暗里,看着那条由地灯带来的虚虚的分界线,他的哥哥在光里,他在光外。

有声了。
经纪人没换地方聊,还是在靠楼梯这边的沙发上,但到底压低了声音,卜凡不由得更加专注,却总有些词听不清。

经纪人给岳明辉倒了杯水,然后他坐到岳明辉的对面,摆出一副要畅谈的姿势。
“姐你有事就说呗,早说完早点睡,女孩子熬夜不好。”

“还有空操心我呢?”经纪人也没打算绕着弯来,“那你自己可怎么办啊。”
“公司有什么计划。”岳明辉去拿水杯的手顿了顿,经纪人把杯子往他的方向推了推,“接下来就是个人活动比较多了,秦姐知道你是个有想法的,你明白了,凡子也就明白了。”

卜凡没听出这番话有什么弦外之音,捕捉到自己的名字又重新打起了精神。
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诶,姐你替我谢谢秦姐了。”岳明辉觉得自己的声音异常沙哑。
于是他喝了口水,感觉没什么用。
干,渴,燥。

“嘿,”岳明辉把杯子放下了,“我这破人哟。”
“早点睡啊。”经纪人最后叮嘱了一句,留他一个人在客厅坐着。
岳明辉往后倒在沙发上,抬手挡了挡眼睛。
真叫人头疼。

卜凡没再听到谈话声,又等了好一会,楼下什么声音也没有了,终于忍不住探头看了看,经纪人不在,只有他哥哥一个人躺着沙发上,什么也不干。
卜凡也不清楚自己这时候该不该下楼去,他看着他哥哥,他哥哥忽然动了,吓得他然后一缩,又悄悄地,把头探出来。
他哥哥把桌上那杯水喝干净了,卜凡看着皱了皱眉,这哥哥,冷水就不要再喝了嘛。
他哥哥起身了,一步,两步,越来越靠近楼梯口了。
过了楼梯口,他哥就该进房间了。
于是卜凡不等了。
“老岳!”他喊了一声,尽量把声音压着,还是把他哥吓了一跳,他哥一扭头看见他站楼梯上,吓得眉高高挑着,眼睛瞪着,还没那么快能给他点反应。卜凡蹭蹭地跑下楼梯,把他哥哥一把抱住,“老岳。”
“我天你吓死我了凡子干啥呀你不睡觉这是,哈,跑这吓你哥哥来了啊,哎呦我那个心啊,给你吓得上下乱窜。”岳明辉把他抱了抱,又开始絮絮叨叨。
“还好吧?”卜凡问他,他也不说,胡乱搪塞着,“哥哥能有啥事啊哥哥好着呢,你干嘛不睡觉啊还没跟哥哥交代呢?”
“我睡不着。”卜凡不可能说自己压根没上楼,岳明辉这才发现他鞋子也没穿,“现在是恨不得感冒是吧鞋子也不穿,”他顿了顿,“想跟哥哥睡啊?没门我跟你说,多大的人了都。”
“不是,我还是不是你弟弟了啊睡一觉都不行的嘛?”卜凡乐了,越过他哥就要自己进他哥的房间。
“我真欠你哒。”岳明辉拿他没办法,叹了口气。
卜凡进了屋才发现哪儿不对。
他跟他哥说他睡不着,这会赖着要和他哥一起睡,可他自己还没洗澡呢,等下穿帮可怎么办。
“你洗了没?”岳明辉进屋就去翻衣柜,他记着卜凡还有两套衣服在这。
“我洗了刚下个楼又出一身汗,再洗一次呗。”卜凡凑过去,拿了岳明辉找出来的那套衣服,“我毛巾还在吧老岳?”
“早扔了。”岳明辉忙着翻自己的睡衣,卜凡自个进了浴室,开门先往毛巾架那里看过去。就说他哥哥哪能把他毛巾扔了,这不好好挂着呢。
水声响了起来。
岳明辉起身把床铺整了整,坐在床边发呆。

“离我哥哥远一点!”“岳明辉放开弟弟!”“你怎么好意思一天到晚蹭我哥热度!”

岳明辉又开始头疼了。他闭上眼睛,开始放空。

他能看见。
要怎么才能学会看不见。

愁人。
他自嘲地笑了笑,揪了四件套上的流苏在那玩,流苏往他手指上一圈圈地缠上去,用力一收,还有点疼。
“老岳!”卜凡洗完了,把浴室的门打开,带着潮乎乎的水汽向他走来,“刚还说我呢,也不看看现在谁在这跟三岁小孩似的。”
“就你能,就你三十岁。”岳明辉把流苏放开,抓起换洗衣物进去了。
卜凡笑笑,没接话。他先上床躺了,过了一阵觉得有点热,在床头柜上摸到空调遥控一看,二十六度,果然是养生的哥哥。
“老岳我把空调调低点!”卜凡冲浴室喊。岳明辉一时没听清,水声太大了他嚷了一句,“说啥呢?”
“空调!我调低点!”卜凡摁着遥控器,空调滴滴作响。
“冷不死你!”岳明辉把淋浴关了,抹了把脸,“别太低啊。”
“知道了。”卜凡把遥控器放回去,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
岳明辉出来了,他看了卜凡一眼,“给你哥哥留点位啊。”
“行。”卜凡仍然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等岳明辉关灯上床之后,他才忽然开口,“诶哥哥,要不我给你弄一个星空灯吧,买点那种夜光贴纸也行,更省事。”
“花里胡哨的,干嘛呢。”岳明辉整了整被子,“赶紧睡吧。”
“不觉得很浪漫吗?”卜凡挪了挪身子,往岳明辉那边凑。“看着星空入睡。”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岳明辉想象了一下他和卜凡并排躺着,一起看星空的画面。
其实不是看不看的事,是和谁看而已。
“睡吧。”岳明辉侧着身子,背对着卜凡。
黑暗中卜凡看着他,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梦。

睡醒的时候岳明辉发现自己被卜凡整个搂进了怀里,他抬手去推卜凡,“凡子,该醒了凡子。”
卜凡迷瞪着,搂着他的手臂紧了紧,在他发旋亲了一口,“哥哥早啊。”
岳明辉说不出话了,自己挣出卜凡的怀抱,冷得一哆嗦,赶紧抓过空调遥控一看,嘿,二十度。
“叫你别调那么低来着。”岳明辉把空调关了,回头看见卜凡还赖在床上,拍了拍他,“快起啊,哥哥去把小弟他们叫一叫。”
卜凡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腾地下床,“没事哥哥我去吧。”
他的东西还放着木子洋那层,可不能让他哥看见。
“今儿这么积极啊。”岳明辉由着他,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来,阳光洒满房间。
卜凡看他哥哥站在光里,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又是新的一天了。
可真好。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