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o_Yu

我前瞻来日

磊白
吴磊a
白敬亭o
非常规abo
超级超级ooc
一月的时候有的脑洞 那阵子写出来了没发 今天翻库存又扒拉出来了想着还是放出来吧 我重新看了几遍还看出了我的一点泥塑功力???
看完觉得不适的话 真的不要卡我 我就是写着爽一下 么么哒
我改了一下加了个标签 阅读愉快


小白这阵子忙到飞起,一睁眼在飞机上一闭眼在高铁上,行程都不带停。
吴磊想他想得紧,每天在片场有空就给他发消息,也等不到他回复,自顾自地就说了一大堆,白敬亭一打开微信差点没卡住。

“老白?吃早饭没?”
“老白还在拍戏呢?”
“老白导演夸我了!!!(奶思.jpg.)”
“老白这场好麻烦啊又要吊威亚……”
“老白今天的盒饭不好吃!姐她又逼我吃蔬菜!”
“老白……”
“老白……”
“老白……”

白敬亭点进对话框,想都没想点击“点击显示58条未读消息”,抓着难得的空档一条条读下来,才发现小孩看起来是真的很闲,尽管看见最后一条“老白我好想你噢”心里暗爽,但白敬亭还是拿出了大人的口吻回复。

“你是有多闲啊?我有好好吃东西,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感冒。”
“近期有寒潮,多喝热水。”

那头没有秒回,估计是在忙,等白敬亭终于结束通告坐上保姆车的时候,消息还没来。

“白哥,刚才那顿也没吃什么,我们找个地吃宵夜去?”助理是个比白敬亭小两岁的女孩子,挺体贴的,记着自己老板刚才那个盒饭没吃几口就得放下继续去录,估计现在还饿着呢。

“没事,到这会也不饿了。”白敬亭看了眼手机,十一点多了,他想着女孩子总熬夜不好,自己也的确不饿,还是先回酒店。

到酒店安顿下来,时针已经指过了十二点。
白敬亭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打开手机,发现吴磊总算是来消息了。

“我这边快杀青啦,早上就补拍几个镜头”
“不过吊威亚真的好麻烦啊啊啊”
“晚上有场夜戏耽误久了刚没看见消息呢”
“老白你好好休息啊”
“别湿着头发睡觉!”
“晚安”

白敬亭笑了笑。

“晚安。”

第二天白敬亭一睁眼又被助理打电话催着去洗漱出门,他叹了口气,换好衣服下床洗漱,助理十分钟后给他带来了早餐。
白敬亭吃着粥,助理在一边给他读这几天的行程,完了以后补上一句,“白哥,过两天的假已经要到了。”
白敬亭点点头,往嘴里塞了一口豆沙包,想起来去看手机。
小孩还没起,白敬亭想了想,发过去一个早安。

“早安吴小猪”

吴磊其实也没多闲,但他只是拍戏,不用像白敬亭一样赶节目录制,时间上还是松动些。
而且这部戏他也不是拿主角,拍到现在大部分镜头都已经ok了。

“小磊,小磊来一下。”经纪人张姐朝吴磊找找手,她是专门指派给吴磊的,手下就那么两三个小鲜肉,跟行程也跟得紧,“你白哥有消息了。”
吴磊其实一早起了,他最难过的就是这一场,要在清晨拍,之前试了好多次,导演总说天气不够好,现在赶在最后让他再试一遍,说要是有更好的镜头就把原先的换下来。
吴磊刚换好衣服,蹦了过来,接过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

“我早就起了老白!”
“你才是老白猪”
“我还有镜头要补导演叫我了啊”
“早安”

吴磊嘴上的笑意掩不住,张姐笑话他,他把手机往张姐手里一塞就跑去补拍了,张姐给他关了机,却叹了口气,这小子怎么心那么大。

今天的天气的确不错,云层厚实地覆在天上,在黎明中是沉重的墨蓝色,东方天地交接处泛着橙色的光,下一秒太阳就要冉冉升起。
少年带着兜帽,侧脸往日出的方向看,忽然转过头来,对镜头说,“再见。”,然后纵身一跃,消失在镜头里,此时只剩下远方缓缓升起的太阳,工厂高高的烟囱,还有越来越刺眼的,光。

“ok过!”导演喊了一句,让吴磊过来看,“这条感觉是最好的!小磊不错啊!”
“谢谢老师。”吴磊笑着,脑子里却想着他白哥。

白哥说拍戏的时候要专心,那不拍戏的时候,就可以想他了吧?

唉,好想好想白哥啊。
怎么就这么想白哥呢?

靠。
吴磊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

他的发情期。

白敬亭改签了早一班的飞机,一下机就匆匆往家里赶,他知道小祖宗的发情期就在这两天,上一个发情期没能陪他过,哄了好久保证下次一定陪他,小祖宗才高兴起来。

可等白敬亭到家,家里空荡荡的,没人在。
没有信息素的味道,他把房门逐一打开,也没有在筑巢的吴磊。

这小子。
白敬亭翻了个白眼,决定先把自己的行李整理好。
昨天还说“老白那我明天哪都不去就在家等你”,这会也没见有人在。

另一边厢吴磊刚刚杀青,他刚谢过一圈哥哥姐姐的好意,导演想给他搞个杀青宴,张姐出来打了圆场,“嘿李导,小磊他着急回家呢。”
导演心领神会摆摆手放人了,吴磊跟着张姐上了保姆车,在椅子上坐得没个正型。

“姐,你说我白哥回来没有啊?”
“他昨天告诉我今天就到的。”
“看时间他的班机也该到了,我要不要去接他啊?”
“去吧姐?我好想他噢。”

“不许去!”张姐忍无可忍把手机屏幕往他眼前怼,“你今天什么日子不知道吗,去那么多人的地方发生什么怎么办!”
“可是我想他嘛!而且我现在也没要发情啊!”吴磊还挺理直气壮,张姐把他的手机还他,“打个电话得了。”

吴磊急忙开机,收到了白敬亭的消息。
“我到了,你在哪?”

“啊啊啊姐都怪你不让我去接!”吴磊抿着嘴,“白哥他生气怎么办啊!他不喜欢我了怎么办啊!啊啊啊怎么办啊!”
张姐看他一眼,“你白哥哪有那么容易就……靠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张姐让司机加快了速度,吴磊还有点懵,满脑子都是白敬亭。
“姐你吼我!你就是欺负我白哥不在!”

“白哥……白哥……”吴磊陷入了低迷,张姐和司机作为beta都有点受不了他这味,“磊啊赶紧给你白哥打电话好吧?”

吴磊着急地拨了好几次白敬亭的电话,都是无人接通,他紧紧攥着手机,在座椅上把自己缩成一团。

白敬亭这会正洗澡呢,小孩发情期,也不知道得折腾多久。
刚出浴室门就听见手机在响,是张姐。
“我天小白你可算接电话了!”张姐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没等白敬亭应她讲了好大一堆。
“磊他刚回来路上发情的,现在应该还没很严重,一下车他就冲上楼了,你好好照顾他,反正他也杀青了这几天的工作我已经推好了。”
“就这样啊,注意安全,拜拜。”

白敬亭退出通话页面看见好几个小祖宗的未接来电和未读消息,糟糕了,他想道。

吴磊等司机一停车就往家里跑,站在电梯的一角,握着把手的手上起了青筋,他现在尚算清醒,只想要快点回家,然后筑巢,等着白敬亭找他。

他一路都低着头,刚想按密码开门结果门自己打开了,他猛的一抬头,是白敬亭,眼里闪烁的水光的就忍不住了,“白哥!”
“在呢在呢。”白敬亭赶紧把他带进门,由他抱着自己,虽然力度有点过。
“白哥在呢,看着白哥,好不好呀?”白敬亭见小孩一直趴在自己肩膀上不肯定,想着还没做什么腰就要酸了可不行,哄着吴磊去卧室。

“为什么不听电话!为什么不回消息!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你不要不喜欢我啊!”吴磊抬起头来,脸上都是泪痕。
“没呢没呢宝贝,”白敬亭叹了口气,“你白哥可喜欢你了,真的,听话去床上好不好啊?”
“你叹气!你骗我!”吴磊又不依了,白敬亭只得垫了脚,凑上去亲吻他,“我的宝贝,白哥最喜欢最喜欢你了。”

最后他们还是滚到了床上,但白敬亭觉得这时候自己的腰上已经被吴磊勒出了一道痕。
臭小子。
白敬亭想。
吴磊已经在轻轻啃咬着他的脖子了,“白哥,白哥……”

“宝贝我在呢,咱们慢慢来,好不好?”

好了没有了再写就要少儿不宜了。
其实
非典型abo
还是筑巢最可爱了。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