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o_Yu

我前瞻来日

雨巷谈 恺彦
有点民国的意思 但是我自己背景的考究没做仔细 写不下去了 之前就一直搁着 还是发一发 我有空能补个尾这篇就算结了 到时候再搬到个人归纳号上面去



快六月的时候周恺去了趟江南,他们家公司搬了来这边,他还挺不习惯的。
这阵子南方经常下雨,周恺穿着一身西服,站在一户人家的门前,瓦片不住地往下滴水,身后这户人家怕是早没了人住,大门紧锁。
路上没几个行人,周恺想厚着脸皮借把伞也没办法。
好容易等来了一个穿长衫的先生路过自己眼前,周恺连忙在他拐进小巷前把人喊住了。
“先生!先生!”周恺冲他挥手示意,那人奇怪地看着他,周恺才发现这称呼许是不恰当的,他的年纪要比周恺小,“能借把伞吗?麻烦了。”
“嗯。”那人走了过来,“您往哪去?”
“要去福来客栈,没找着,麻烦您给指条路?”周恺干脆省略了称呼,钻进那人的伞里,他两人差不多高,伞也不显小,那先生引他拐进一条小巷,“这边走,过两条巷就是后门。”
“那麻烦您带路了。”周恺点点头,等那人把他带到客栈后门的时候去跟他握手,“鄙姓周。”
“鄙姓赵。”那人轻轻把周恺的手握着上下摆了摆就头也不回地走进雨里。
周恺摩挲着指尖和那位赵先生接触过的地方,他的手很凉。
周恺过阵子就不太忙碌了,前期的工作做好了便空了下来了,他有了时间去逛,却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平时也不乱跑,偏偏有次他贪嘴想要吃东城那边的糕,百年老铺,味道一流,伞也不带,原本想着快去快回就完事了,结果刚买好糕点就下起了雨。
他只得躲在店家的屋檐下,正愁不知道怎么回家,他又见着了那位先生。
“赵先生!赵先生!”赵先生还是一袭青色长衫,见是他微微笑了,走了过来把他接到伞里,“您又没带伞?”
“本以为今天不会下雨的,谁知道……”周恺摇摇头,举起手里的糕点袋子给赵先生看,“赵先生推荐个有落脚的好地方?我家远,等回去了怕这糕点是要全湿了。”
“您不是在福来客栈落脚的吗?”赵先生有些奇怪,引着他往前,“周先生不嫌弃的话到我家去吧,也不远。”
“麻烦您了。”周恺应了下来,他觉得这位赵先生极其合他眼缘,与其深交也不是不可。
两人拐进了一条铺着青石板的小巷,赵先生提醒周恺雨天地滑,推开了一处院子的门。
院子不大,赵先生带他到东边的房间去,赵先生说这是他一个人住,让周恺不必顾忌太多。
周恺先进了屋子,赵先生把伞打开放在走廊里晾着,跟周恺说了一声就往北边那屋子去了,是厨房。“我去烧个水,周先生您坐。”
周恺趁空四处打量,这怕是个吃饭见客的地方,没有床,两套椅子在阳光最好的地方摆着,旁边的小桌上放了些书,隔了一个八宝架就是一张圆桌,周恺把点心放在那,听见外头有猫叫,出了门去看。
正巧赵先生回来了,端着一壶茶和两个杯,身后跟着一只三四个月大的黑猫。
“姐姐家的猫,她和姐夫到北边去了放这的。”赵先生见他一直在看猫,解释道,“您快请坐,招呼不周,只有些新鲜的花茶,也是姐姐搁下的,我平时不喝茶。”
“我也不怎么喝,”周恺向赵先生笑了笑,示意对方不用在意,“我看您这里放了好几本周先生的书?”
“周先生?是,是周先生。”赵先生想到了什么,“他的文章很有深意。”
“您快吃,”周恺指着那些糕点,“店家给了我两种,这是偏甜的,这是稍淡的,您看您喜欢哪个。”
“我倒嗜甜。”赵先生笑了笑,刚捻了一块糕点那黑猫便把尾巴缠上了他的小腿,“看样子毛毛也想要呢,周先生不介意吧?”
总归怕是不礼貌,赵先生看周恺点头了才掰碎那块糕点去喂猫。
小玩意吃得欢,没一会就窜上赵先生的膝头打瞌睡。
“真是失礼了。”赵先生许是觉得不妥当,周恺见他耳朵尖都红了,“无妨无妨,它可爱得紧。”
“让您见笑了。”赵先生还是不好意思,给周恺添了添茶。

屋外的雨还在下,但开始小了,周恺向赵钊彦借了本周先生的书,翻了起来。
花茶的香味在室内弥漫,赵先生把毛毛哄了出去,一回头碰上了周恺的目光。
“我也喜欢猫,只是母亲过敏,家里不能养猫。”周恺笑了笑,啜了一口茶。
“您要喜欢它,也可以常过来,姐姐那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赵钊彦又捻了一块点心。
周恺发现他是真的嗜甜,点心入口的那一刹那,他的眉尖会往上稍稍扬起,露出一点舒心的笑意。
“一定,一定。”周恺应了。

评论

热度(3)